三地字谜_周涛的分析为什么真的有意义

admin/2019-11-28/ 分类:3d字谜/阅读:

  王峰立即无话可说。走廊被浓雾笼罩,变成了薄雾。到处的霜挡住了每个人的视线。人们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。虽然老同学的话有点刺耳,但还是有些道理。

  在陈凡爆发的战斗力量真的很可怕,但即使是这个“超人”家伙,在与怪物的战斗中还是处处挨打,甚至愿意使用这种两全其美的方法。

  一旦陈凡输了,以他的能力独自逃跑也许是可能的,但这群老同学肯定会成为炮灰。他们既没有陈凡的战斗力,也没有如此快的逃跑速度。他们应该拿怪物怎么办?

  王峰起初并不平静,虽然他更愿意相信陈凡的能力,但任何面临生死抉择的人都会犹豫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周涛继续说,“现在是我们逃命的最好机会。当陈凡和怪物都在失败的时候,没有人有能力控制我们。如果我们不离开,那就太晚了。”

  “这个.不是很好吗?”王峰仍然拒绝,但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走廊尽头的台阶。

  害怕死亡是人类的天性。王峰有些动摇。周涛的分析为什么真的有意义?不仅王峰,其他老同学也在点头。

  王峰正拿定主意,夏梦靠在他身上说:“王峰,别听周涛胡说八道。我们不能去!”

  “为什么?”王峰和周涛都向她投去困惑的目光。

  夏梦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。“陈凡的一些免遭毁灭的行动确实是愚蠢的,但他毕竟是在保护我们。从一开始到现在,他的每一句话都实现了。陈凡说,如果我们想留在这里,我们只能留在这里。如果我们不听他的,我们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李凯!”

  王峰又沉默了。

  因为他知道李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因为当陈凡砍掉李凯的手时,他和夏梦就在现场,但这不能归咎于陈凡,因为首先李凯恶意地想把他的老同学拖下水,而陈凡砍掉了他的手来保护夏梦。

  经过全面考虑,王峰觉得他不应该违背陈凡的指示。他摇摇头说:“算了,夏梦和我会一直呆在这里,哪儿也不去!”

  “你……”周涛怔了一怔,眼中徒然产生出强烈的愤怒,满脸愤怒的咆哮,“行了,他一个人是对的,这个世界是陈凡一个人最好的行了,居然你这么相信他,那我就不在乎你了,你不要走,我走,有谁愿意跟我走吗?”

  除了王峰和夏梦,其他老同学都犹豫了两秒钟,然后又站了起来。尽管陈凡曾努力拯救他们,但生死攸关的自我意识仍然占了上风。这些人都建议夏梦和王峰自己离开。夏梦冷冷地说:“放心吧,我现在哪儿也不想去!”

  王峰犹豫地摇摇头。“算了,我也不去。”

  看到这两个人如此固执,自以为是的周涛动员了人群,说:“走吧,别理他们。既然他们相信陈凡,他们可以留在这里毁灭自己!”

  说完,周涛第一个冲进走廊,其他学生毫不犹豫地跟了进来。看着学生们冲进走廊,王峰苦笑了一下,“夏梦,你为什么这么相信陈凡?”

  夏梦悲伤地说,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,我应该相信他。虽然周涛的分析很有道理,但我真的不想再冒任何风险。而且,如果陈凡真的输了,就算我们跑得再远又有什么用?”

  王峰苦笑,“是的,现在只能由陈凡决定了。”

  这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实际上被陈凡听到了。虽然王峰和夏梦暂时看不见陈凡,但雾中的陈凡随时都能看见他们,听到他们谈话的每一个字。

  当周涛决定带着他的其他老同学离开时,陈凡想停止吵闹,但他想了想就放弃了。他没有如此强大的精力去照顾这些经过反复教育后没有改变的人。既然他们对自己失去了信心,为什么陈凡又要打扰他们?

  目前最大的麻烦仍然是血族制造的人,虽然第二颗冰珠也击中了它,但是血族制造的人在最关键的时刻躲在墙壁里,大部分冲击波都被墙壁挡住了,血族制造的人仍然没有死。

  说实话,就连陈凡自己也有点气馁。这家伙狡猾的智力和顽强的生命力使陈凡产生了强烈的“批评”冲动。冰珠不能无限期使用。每一滴都会让陈凡的心流血。

  陈凡正在节约能源,无处不在的血族使人已经把他瞪死了,任何大意都可能会死,所以千万不要大意,而随着陈凡试图吸收元力来补充自己,周涛等人已经跑到楼梯上再次引起了血族使人的注意。

  血族狞笑着,这些流动的人类对他来说是一顿营养丰富的大餐,只要你吸够这帮人类的血肉,他就能补充身体,继续与陈凡战斗,所以这家伙毫不犹豫的钻了出来,飘忽不定的身体就像一朵汹涌的云朵,瞬间扑向周涛他们。

  血族让人心动,陈凡也立即感受到了它的气息,第三颗冰珠迅速脱手,嗖的越过王峰和夏梦的头顶,直直的进了楼梯间。

  嘣。

  紧接着又是一次剧烈的爆炸,地球的强风再次肆虐,无孔不入的寒意将整个楼梯笼罩起来,凝结成一片冰霜,“咔嚓”一声,极速冷却的楼梯井变得非常脆弱,承受不了这么多人奔跑的力量,紧接着是巨大的坍塌噪音,一块块开裂的砖块直直地落入走廊,烟雾四处弥漫。整层楼都在摇晃,楼梯踏出了一个大洞,楼下的老同学都在惨叫,陈凡又冲了出来,突击匕首刺着伤口,在血族身上戳出了几个暗洞使得,烟雾是从血族身上弄出来的伤口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血族已经完全失控了。整个走廊回荡着它冰冷而疯狂的尖叫声。每次陈凡采取行动,他都会适当地阻碍它的行动,这让它难以忍受。

  它发出阵阵嚎叫,黑雾疯狂地涌了上来,逐渐凝固和变硬。转眼间,外星血族袭击了陈凡三次。它疯狂地挥动爪子。锋利的指甲像钢砖,一寸一寸地在墙上切割。不管它前面站着什么,它就像一个玩具,被告知要轻而易举地打碎!

  血族的爆发使得人们表现出极强的破坏力,这种游戏让陈凡难以适应,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的暴力冲击,每次触摸都会让陈凡产生吐血的冲动。

  陈凡不得不放弃鲁莽的计划,用灵巧的腿法对付他,在战斗中不时传来血族让人一遍又一遍的咆哮,虽然它成功压制了陈凡,但就是抓不到人类,陈凡的速度并不快,但是灵活的方法让他像老鼠一样艰难,左右摇摆,每到最危险的时刻都能灵活躲避攻击。

  疯狂战斗的代价是体力的损失,血族使人无法坚持得很快,它的运动变得很慢,每次挥舞钉子都会极其困难,而陈凡却在灵活行走中获得了体力的补充,终于抓住了机会,一脚踹倒血族使人的胸膛得到了物化。

  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脚底爆发出来,血族让人痛得嚎叫起来,身体就像是从密室里出来的贝壳,被一只脚踏飞了五六米,尖叫着摔下楼梯。

  嘣。

  振动继续。两颗冰珠的冲击波使顶层摇摇欲坠,到处都是落下的砖块和瓦砾。陈凡想追上血族的命运。但是在他跑向损坏的楼梯之前,一大块墙砖从他头上掉了下来,落在他身上。

  陈凡不得不保护他的头,把他的身体贴在地上打滚,很快就被滚滚浓烟覆盖,而王峰在走廊的另一边迅速寻找避难所。他和夏梦像老鼠一样跑来跑去,在乱飞的瓦砾和砖块下跑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在匆忙中,王峰听到了夏梦的感叹,却发现夏梦被大量的泥砖覆盖着。他抓住夏梦的胳膊,把她拖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。

  无数的瓦砾和砖块像雨一样,硝烟营造出世界末日的景象,王峰后悔了,不管陈凡是赢是输,他都应该跟着周涛下楼,这样的战场不是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,稍加关注就会被活埋。王峰拖着夏梦四处寻找避难所时,楼下传来熟悉的叫声:“王峰,快下楼!”

  周涛?

  王峰傻乎乎地看着发出噪音的地方,发现周涛正站在几乎成了废墟的楼梯上,不停地向自己挥手,“别站着别动,快点,楼下很安全!”

  王峰犹豫了一下,“但是……”

  “别傻了。楼上是陈凡和怪物打架的地方。只要陈凡拖着怪物,楼下就安全了。你为什么不明白这个事实?你想活埋吗?”

  周涛毫不犹豫地打断王峰。更多的老同学站在他身后,他们都向王峰挥手说:“快点,快点下来,否则就太晚了。”

  “是的,你是对的……”

  王峰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本能地想冲过去,但夏梦挣扎着抱住他的小腿,尖叫道,“别过去,他们不是人……”

  “不是人类?”王峰又停下来,困惑地看着夏梦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  夏梦吁了口气,挣扎着站起来说,“刚才楼梯爆炸的时候,我清楚地看到周涛摔倒了。怎么可能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而不受伤呢?即使他能活下来,他也不可能仁慈地爬上楼来救我们。王峰,醒醒,想想以前的尸体!”

  “死尸……”王峰只觉得全身寒战都被炸了起来,全身不由主动发起抖来,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,但不敢相信,于是慢慢转过僵硬的脖子,给了周涛一个恐惧的表情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周涛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,他的脸似乎被吹成了气球,突然瘫倒在地,两只眼珠子也恐怖地掉在地上,只有两个漆黑的眼孔,眼孔却没有溢出血来。

  尽管如此,周涛又诡异地笑了,“过来,这里很安全!”

  “妈妈!”王峰尖叫一声,本能地推开夏梦,转身跑开,但跳起来的周涛却扑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

  周涛咯咯直笑,他的力气突然变得特别大,压倒王峰的同时,脸上有一股黑色的气体弥漫出来,迅速笼罩到王峰身上。

  “离开这里,离开这里……”王峰发出了一生中最凄厉的尖叫,四肢狂乱地挣扎着,但还是摆脱不了周涛干枯的双手,夏梦早就被吓扁在一边,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迸出了陈凡说的那些话。

  必须学会抵抗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夏梦疯狂地打断了他的话,在地上挥舞着双手,突然抓住了一个尖锐的物体,已经来不及看他抓住了什么,本能地把它打到周涛的身上。下雪了。

  夏梦手上的尖锐物体轻易地刺穿了周涛。她定睛一看,发现自己惊慌失措,抓到了一块碎玻璃。锋利的玻璃划破了周涛的背,把皱巴巴的皮肤撕成两半。

  但是没有,周涛没有血肉,只是一个受控的皮囊,他腾出一只手,突然抓住了正在挥舞手臂的夏梦,突然猛地一拉,“咔嚓”一声,夏梦的手臂摔倒了,被硬生生扭脱臼了。

  “啊.救命!”夏梦痛苦地嚎叫着,他的一半身体倒在地上,而周涛把他那张没有眼球的脸放在她面前,他的笑容变得更加黯淡,就像一个被锁住的灵魂死去一样。

  “嘿嘿,让我们从你开始!”

  “求求你,让我走……”夏梦发出无奈悲惨的叫声,她痛苦地倒在冰冷的地板上,一只脱臼的手臂被周涛死死地按着,没有反抗的余地,那奇怪的黑雾已经从周涛身上剥离,就像章鱼触手一样快速移动,离夏梦的嘴巴不到两厘米!

  嗖嗖。

  在生死关头,一个意想不到的银色芒照亮了夏梦的新黎明。匕首的破空带来尖锐的呼啸和嘶嘶的风声,突然刺穿了周涛干瘪的脑袋。

  砰。

  巨大的撞击粉碎了周涛的头骨。他的大脑在夏梦眼前像西瓜一样爆炸了。血肉飞溅伴随着血腥* *,整个浆糊布满了夏梦的脸。

  热血和断骨飞溅,而夏梦就像一只尾巴被人践踏的老猫,发出的超声波惨叫声堪比血族外星人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悲伤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,周涛爆着头抬起一张假怪的脸,拖着稀薄的雾气,疯狂的冲到天花板上。

  第四颗冰珠突然出现,在夏梦和王峰的头顶爆炸了。

  冷空气发出白光,空气中的水分被冷空气凝结,形成晶莹剔透的珠子,像雪花一样绽放!

一、凡本系统注明“国家知识产权局”、“中国专利公布公告”的所有作品,其版权属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和本系统所有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不得进行商业性的原版原式的转载,也不得歪曲和篡改本系统所发布的内容。

二、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;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

三、被本系统授权使用的单位,不应超越授权范围。

四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系统联系的,请在本系统发布该作品后的30日内进行。

阅读:
扩展阅读:

推荐文章

Recommend article
39中药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┊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联系 版权所有@39中药网 京ICP备12024019号-6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